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创业、关于咖啡的三个创业故事(zt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虎嗅作者康宁同学拖了好久的一篇稿子,为了表示回敬,虎嗅君也拖了他一周才发出来,其实为的是他能给本周末参加虎嗅2014年冬季F&M创新节的同学们畅饮的机会(为了F&M创新节我们准备了太多彩蛋,来让虎嗅君摸摸——疼吗)。

 

如果你看过《寿司之神》,一定对「职人」的精神记忆犹新。他们遵循传统潜心磨练自己的手艺,又在达到技艺的巅峰后自我超越。中国实际上也有很多这样的「职人」,他们也在创业,但却享受不到互联网创业的那种光环。

我身边有三则关于咖啡的创业故事,他们没有什么炫目的新技术,也没有想去拯救人类,只是在用「职人」的心态认真对待咖啡。

故事从2007年开始。那时我是一个咖啡爱好者,泡在一个名为BCC的咖啡论坛,有幸见证了三位「职人」将咖啡作为职业的了不起经历。

当时,有人在BCC论坛上说要去埃塞俄比亚买咖啡种子,然后自己去云南种咖啡树。我一开始以为这是富二代或大老板,看的帖子多了,发现他不过是一个叫「格子」的小咖啡馆店主,似乎也是跟我一样的普通咖啡爱好者。于是我心想这怎么可能成功呢。

当时,有人在BCC论坛上说要自己做咖啡烘焙机。一开始还不是做真家伙,是用硬纸片贴起来模拟烘焙机,之后再自己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弄零件。只是两个人组成的小小工作室而已,折腾了一年都没见有人要买。于是我心想这怎么可能成功呢。

当时,有人在北京的一家咖啡公司打工,把事业当爱好,每天钻研烘焙啦、拼配啦之类的事情,并且早早就开始有自己的域名和网站,收集、整理、翻译了很多咖啡资料,简直就是要跟咖啡产业链过日子,绝对是拿着打工的薪水操着星巴克舒尔茨的心。于是我心想这怎么可能成功呢。

2013年,“于是我心想这怎么可能成功呢”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第一位已经有了自己的咖啡庄园,并且庄园和新开的咖啡馆都用了自己的女儿命名。与那些只会用小粒咖啡历史吹牛的人不同,他的庄园咖啡豆属于第三波精品咖啡潮流,更有了一款蜜处理咖啡豆——这是一种费时费工却能够让咖啡豆更甜的复杂处理法。

第二位,准确的说是两个好朋友,把咖啡烘焙机生意做的红红火火。不仅烘焙机改进了5代,还推出了小号的500克烘焙机。此外,他们炒豆子的生意也相当不错,意式拼配豆叫FIRST KISS。更巧的是,他们制作的第一台咖啡烘焙机就是卖给了前一位老兄。

第三位已经不再给别人打工,而是和一位好姐妹共同在青岛开始创业。她是我平生所见最爱咖啡的人,通过出售自己拼配和烘焙的咖啡豆。在咖啡界的最高赛事WBC中,她的拼配咖啡豆在中国区的比赛中经常出现在前几名,并且还担任过青岛赛区的WBC评委。她的拼配豆中,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款名为「野花」的拼配咖啡,它有着迷人的茉莉花香味及莓类水果的酸甜,犹如涂着一层奶油巧克力的葡萄干,令人久久难忘。更疯狂的是,这个小小的创业公司刚刚达到温饱之后,就购入了价值38万的德国产PROBAT烘焙机,如果是想挣钱这真的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商业决策,仅仅为了测试这台顶级机器的烘焙曲线就消耗掉200公斤咖啡豆。或许你很难想象,在这个星巴克称雄的咖啡时代,有那么多人愿意每半个月就从她这里邮购一次新鲜烘焙的咖啡豆。

这是三个很平凡的创业故事,没有什么玄妙的咖啡文化,也没有大批疯狂的粉丝,他们只是三个咖啡「职人」,在咖啡这个漫长的产业链中,从种植、烘焙、拼配的环节全力以赴磨练手艺。

你愿意了解他们的咖啡创业故事吗?

第一位的店叫明谦咖啡,这是他女儿的名字,也是他咖啡庄园的名字。

第二位的店叫HB咖啡机械,HB分别代表Harry和Bob这两位好基友。

第三位是我咖啡师傅Fisher的店,名叫FisherCoffee,她在青岛已经有了自己小小的咖啡烘焙工厂。

12月21日的虎嗅F&M节上,我带去的咖啡豆就来自FisherCoffee,希望大家能喜欢。